玉米临储政策是否最后一年?
作者:铁岭金农网 发布日期:2015/8/22 9:59:00 来源:中国乡村之声 【字号: 】 本条信息已浏览0人次

    2014年,国家开始对东北大豆和新疆棉花试行目标价格试点,取消原来的临时收储政策,主要由市场来决定这两类农产品的价格。这一政策试行一年后,仍在执行临时收储政策的玉米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    在近日召开的2015第三届中国粮食产业峰会上,玉米价格继续实行临时收储政策,还是实行目标价格制度,成为业内人士讨论的焦点。到底哪个好呢?

   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,国家为保护农户利益,鼓励农民种植积极性,出台了国家临时储存玉米收购政策。在玉米市场价格较低时,由国家设置最低收购价格,保证农民合理收益,保护其种植积极性;在粮源短缺时抛出储备玉米,稳定市场,保证加工企业利润与成品粮价格。

   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室副主任李国祥:“我们当时的特殊收购价包括两类,一类是最低收购价,一类是临时收储政策。临时收储,前面加了‘临时’两个字,就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,把临时收储去掉。”

    然而,7年来,“临时收储”并没有被“去掉”。在这一政策的支撑下,玉米价格持续提高,玉米的种植面积和产量也不断攀升。2014年中国玉米产量超过2.1亿吨,是2000年的两倍。即使是在2000-2004年粮食产量大幅下降的阶段,我国玉米也没有出现大幅减产。国家粮食局国家粮油中心市场监测处处长李希贵预计,今年玉米产量还将进一步增加。

    “主要谷物的产量预测,今年还是丰收年份,预测玉米产量达到2.32亿吨,比上年增产超过1600万吨左右。整个单产出现增加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 临时收储的副作用:库存积压,价格扭曲

    国家连年大量收储,与此同时,玉米消费市场却相对萎靡,这导致玉米库存量持续增加。据统计,截止今年4月30日,玉米主产区累计收购新产玉米13046万吨,比上年同期增加1444万吨。至今为止,粗略估计国内玉米库存保有量在1.5亿吨,相当于我国玉米全年总产量的70%左右。

    李国祥:“我们国家的玉米太多了,我们玉米的库存量超过我们消费量60%以上,也就是说,如果2016年我们不生产玉米,只使用库存的玉米,我的玉米也足够一年消耗的。”

    实际上,玉米临时收储政策的制定与执行,并不是因为玉米供应不足,而是因为价格过低。临储政策是对市场价格的一种干预,一定程度上稳定了国内玉米价格,保证了农民收入。但是,市场价格扭曲,产量、库存、价格以及进口量全面上升等这些副作用也日益显现。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宏观经济室主任习银生:

    “第一个问题是,库存压力大,财政负担重。近三年光临储库存就达到了1.5亿吨。库存是有史以来最高的;第二个,市场扭曲非常严重,在整个市场低迷的情况下,价格达到历史新高;第三个,下游企业受到很大冲击,有的地方出现价格、销售量、销售收入和利润同时下降;第四,国内外倒挂非常严重,国内外价差达五毛多钱。”

    纠结:要“临储”还是“目标价格”?

    2014年,曾经跟玉米共同实行临时收储政策的大豆、棉花取消临储政策,实行目标价格制度。然而,目标价格制度实行一年以来,效果并不尽如人意。以大豆为例,2014年,大豆进口7140万吨,数量仍在刚性增长,国产大豆1200万吨的产量仍在不断萎缩,生存现状令人堪忧。如果将大豆归入主粮计算,我国粮食自给率已跌破85%。李国祥: “目标价格实施过程中,出现了很多难以预料的事情。目标价格在主产区,农民不满意,差价补贴力度很小,一亩大豆补贴十来块钱,没有临储价格支持来得直接;第二个,兑现速度非常慢,差价补贴发到每家每户去,需要的时候还没兑现。地方政府也抱怨,现在要搞清楚每家每户种多少,卖多少,执行成本太高。我个人倾向于,中央给予支持,让地方政府去探索。”

    在大豆、棉花、油菜籽等大宗农产品取消临时收储政策之后,玉米的临储政策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。近年来随着玉米产量不断提高、托市价格硬性上涨、政府财政压力、库存压力等原因,取消临储的呼声也越来越高。但是与大豆等作物不同的是,玉米的生产并没有萎缩,其种植面积和影响范围要远高于以上几种农作物。

    因此,关于玉米价格改革,业界有不同的声音。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宏观经济室主任习银生认为,在目标价格试点还不成熟的情况下,比较现实的选择是,先完善临时收储政策,条件成熟后再考虑目标价格制度。

    “临储并不是政策本身有问题,而是在执行过程中出现偏差:一个是临储价格只升不降,只会加深市场扭曲程度,第二,过量收购非常严重,应该根据市场情况决定要不要启动。应该要建立玉米收储价格的可升降机制,在目前情况下可以降低收储价格,降低到基本反映市场供求的水平,加快国内去库存化的进程,完善临时收储的监管机制,可以适当允许一些有实力的企业参与政策性收购。”

    临储是否最后一年?大家做好心理准备

    国家粮食局国家粮油中心市场监测处处长李希贵则认为,目标价格制度是未来发展的方向,但是要退出临时收储政策,首先要通过调整生产,解决库存不断增长的库存问题,从而保证农民收入不会因为退出临储大幅下降。

    “我个人是看好目标价格的。从我的评估的情况来看,目标价格整体上有一个比较好的效果。我们玉米临储,不是说不能退出,现阶段不先解决增量库存问题退出临储绝对是错误的,对农民伤害太大,我不建议。先去解决增量,首先是要调整生产到位,生产和需求搭配上,不要一退出之后价格就暴跌了。关于临储今年是不是最后一年,大家要有心理准备,要考虑到政策调整是一种突发性的调整。”
加载中... 评论加载中......

发布评论

昵称:
验证: 验证码
邮箱:
内容:
 

Copyright(C) 2016-2026 新万博 版权所有 电话(传真):0410-2685875 辽ICP备10006681号 002014026 铁网管备

地址:铁岭市凡河新城区金沙江路28号0843室

技术支持:新万博manbetx官网